首頁 政務信息 名城保護 文物保護 考古 博物館 申報世遺 文物旅游 鑒定收藏 政策法規 學術研究 文物安全 城市雕塑 網站地圖
今天是:2020年02月21日 星期五
站內搜索: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最新動態
 
包玉剛故居:船王從此起航
    發布時間:2006-10-27 更新時間:2006-10-27  瀏覽次數:11157  文字顯示: 打印

                     船模

                 窗花依舊

             庭院寂靜

                     履安堂內
    如果來了一個外地的旅行團,或者你在寧波以外的地方隨意攔下一群人,問他們:知道寧波莊市嗎?恐怕很少有人會點頭;但如果問:知道包玉剛嗎?恐怕很少有人會搖頭。
    莊市位于寧波老城區和鎮海區之間,總面積23平方公里,總人口不過2萬出頭。一條小河無聲地從鎮中流過,把古老的市街分成南北兩半。
    就是這個彈丸之地,在100年里,居然出了那么多鴻商巨賈和兩院院士。莊市籍的兩院院士有6位,至于莊市出去的巨商有多少?你就大著膽子數吧:世界級的,國家級的,“大王級”的……我也一下子數不過來了,好在鎮上還有好多故居和遺跡在,可以供我們慢慢尋訪。
    這一站不妨去橫河堰包家———船王包玉剛的故居。 
    【生平】
    包玉剛(1918—1991),海外著名實業家,1949年舉家遷居香港,先是從事出口貿易,后專營航運業,為“環球國際金融有限公司”董事會主席。曾是世界上擁有船只最多、噸位最高的船王,享有“世界船王”之稱。包先生身在海外,心系祖國。改革開放以來,他先后10多次訪問祖國內地,捐款建造公共設施,其中捐資6000萬元人民幣興建了寧波大學。他曾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國務院寧波開發建設協調小組顧問。
    【地址】
    位于鎮海區莊市鎮鐘包村后新屋,區級文保單位,五間兩弄磚木結構兩層瓦房。現辟為包玉剛紀念館。
    出莊市街東北,行二三里,寬闊的水泥路上,巍然一座石頭牌坊,上書“鐘包村”三字。鐘包村由鐘家、包家、蘇家等7個自然村組成。包家,又因門前有一個小小的河汊而叫橫河堰包家,其實只是一個40來戶人家的小村。水不在深,有龍則靈,自從包家出了一個包玉剛,鐘包村就遠近聞名了。
    1918年農歷10月13日,包玉剛出生在包家后新屋的東七房。有一張照片:包玉剛在一幅巨大的世界地圖前指揮他的海上王國,四海風云盡收眼底。沒想到吧,“作始也簡,將畢也巨”。船王的生命之舟來自這小小的港汊。履安堂下
    走進廳堂,我們先把目光留駐在“履安堂”三個泥金大字上。“履安堂”是包氏的堂名,其中也包含包家原來是做鞋帽生意的。堂內掛有一副隸書堂聯。
    上聯:虎踞龍盤稱雄世界光前裕后道履綏和
    下聯:鳳翔燕舞慈范懿德人杰地靈居安納福
    1932年,包玉剛從莊市葉氏中興學堂小學畢業,單身一人來到武漢,在他父親包兆龍的平和鞋帽莊學生意,進而闖天下、撈世界。至于后來,包玉剛憑什么只用了短短20年時間,就建立起一個龐大的海上王國,進而雄踞世界七大船王之首?這副堂聯就藏著謎底。
    上聯明寫船王輝煌成就,暗寓包氏經商理念與成功秘訣:穩健。惟因穩健,故迭經航業兇濤而履險如夷。
    下聯寫包氏家風,惟包氏先人的“慈范懿德”傳承后世,故能“居安納福”。在包氏先人的“慈范懿德”中,有一個故事不可不聽。
    包家遠祖包奎祉原是個讀書人,后來到溫州一帶做絲綢生意。有一天傍晚,包奎祉路經天臺,和一大幫客商、挑夫到客棧投宿。第二天上路以后,卻驚奇地發現,自己行囊中的舊衣服變成了綾羅綢緞,還有200兩紋銀和5000兩銀票。原來,挑夫因為出發時天色尚黑,無意中調錯了包。包奎祉于是急忙趕回原來的客棧,可是客商都走了,等了幾天也不見人來尋找,他只得在墻壁上留下一個“招識”,而那換錯的行囊紋絲未動。過了一年,有個福建木商路過那家客棧,看到了墻上的“招識”,一路尋訪到包家。他就是包奎祉要尋找的客商。
    據說,當時福建木商要留銀為謝,但包奎祉堅決不收,于是“客感其誠,又高其義,因偕至閩,凡營業十年,遂獲利起家焉”。
    此事鑿鑿有據,見載于民國《鎮海縣志》。“真君子義內求財”,從這個故事中,我們可以讀到“誠信”兩字,可以看到儒家的“義利觀”對早期寧波幫的影響。
    或者說,包玉剛正是從這里起航,把他的船隊匯入了世界經濟大潮。就在包玉剛從莊市出去50年后,他在香港打了一個世界震驚的大仗:收購九龍倉。成功之后,曾經有記者問包玉剛:“一個人,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間拿得出21億港元現鈔?”
    包玉剛的回答,是輕描淡寫的兩個字:信用。七彎涼床
   1984年10月28日下午,包玉剛夫婦在闊別數十年后,第一次踏進了經過重新修整的故居。包玉剛一邁進二樓一間房子,就心情激動地對隨行的親屬們說:“這里就是我和秀英洞房花燭的地方。40多年故居依然,使人感慨萬分。”夫人黃秀英更是樂得合不攏嘴:“是的,這就是我們結婚時的七彎涼床。”說著,拉過夫婿坐在床沿。包玉剛說:“當時你就坐在這里,是我給你挑去紅巾的,很難忘啊。”
    包玉剛自從解放前夕移居香港后,曾經十數次回國,到過上海,到過杭州,就是沒到寧波。這年春天,鄧小平在一次會見包玉剛時,提出請他回家鄉看看。
    包玉剛說:“我祖屋被占,祖墳被挖,怎么回去?”
    消息傳到寧波,寧波市和鎮海區有關部門立即行動,終于在鎮海神鐘山公墓找到了包氏兄妹的祖父包振鑣之墓,收回包氏祖屋并著手修復舊居。同時,又想盡辦法到嵊泗漁民家中和駱駝橋、鄞州等地,把“文革”中被賣掉的七彎涼床等原物贖了回來,使之恢復原樣,并把“履安堂”匾額尋找回來,重新懸于堂上。先慈像前
    在故居的天井里矗立著一座銅像,這就是包兆龍先生。在1985年第二次回鄉時,包玉剛和胞兄包玉書親手為父親的銅像揭幕,同時也把父親的遺訓銘記在心里。在另一處包兆龍雕像下,銘刻著包玉剛親筆題詞:
    先父包兆龍先生遺訓:落葉歸根建設家鄉熱愛祖國
    包玉剛與包氏家族為祖國和家鄉做了很多捐贈事業,但源頭還得從包兆龍和鄧小平握手說起。
    1981年7月3日,包兆龍、包玉剛父子一行9人來到北京,這是包兆龍生平第一次來到自己國家的首都,住進了招待國賓的釣魚臺。7月6日上午,他們來到人民大會堂福建廳,鄧小平快步迎向包氏父子,笑容滿面地握著包兆龍的手說:
    “我們早就應該見面了!”
    雖是初次見面,但賓主立刻像老朋友似的歡談起來。他們互相問候,還序了年齡。那一年包兆龍86歲,居長;鄧小平77歲,盧緒章70歲,包玉剛63歲。鄧小平拍了拍包玉剛的肩膀,說道:“還非常健壯!”
    就在這次會見中,鄧小平接過了包玉剛當面捐贈的1千萬美元的支票。這令包氏父子很感激也很感慨。
    原來一年前,當包玉剛1980年3月來北京與六機部洽談合作造船時,國務院總理和幾位副總理都接見了他,包玉剛提出:父親包兆龍和我本人愿捐贈1千萬美元給國家旅游總局,用于在北京建造一座現代化高規格的旅游飯店和辦公樓,建成后歸旅游總局管理與使用。
    同年3月21日,包玉剛又親筆給國務院總理寫信,再次表達上述愿望,并且小心翼翼地說:“我只有一個要求:紀念我的父親,我父親已經80多歲了,飯店就叫兆龍飯店……”1981年1月,包玉剛在廣州和柴樹藩商談合作時,又表示愿意向上海交通大學捐贈1千萬美元,用來建造一座現代化圖書館,惟一的要求也是以包兆龍命名……
    盡管國家旅游總局在1980年4月和1981年5月兩次給國務院打報告,盡管國務院兩次都批準了,但眼看包玉剛都要來了,他這張1千萬美元的支票還是沒有人敢接。
    報告終于擺到了鄧小平面前,鄧小平發話了:用他一個名字,也沒有關系嘛……別人不接,我來接。并且批示:“請國家旅游局在北京最好的地方給包玉剛建一個飯店。”
    以后,鄧小平不但題寫了“兆龍飯店”,而且還破天荒地為之剪了彩。1982年11月11日,包兆龍去世,但包氏家族的捐贈事業源源不斷地延續了下來。大的有寧波大學、中英友好獎學金,以及故鄉以父母的名字命名的“龍賽”系列。魂歸大海1991年9月23日,包玉剛在香港溘然仙逝,一代船王從故鄉的小河出發,魂歸大海深處。
    在檀香山北部距市區約五六十公里的地方,有一個名叫“神殿之谷”的紀念公園。園內滿眼翠綠,風景旖旎,這里就是包玉剛的最后歸宿。
    包玉剛的墓園內,用實木搭建了一座方亭,矗立著一方黑色大理石墓碑,上刻:
    包玉剛生于1918年卒于1991年9月23日包玉剛就靜靜地躺在這里,面對著他的人生大舞臺———無邊的大海。在黑色的墓臺上,鐫刻著這位世界航運奇跡的創造者的人生信條:持恒健身,勤儉建業。


 
 
  主辦:寧波市文物保護管理所 浙ICP備05085541號-1
版權所有(c) 寧波文化遺產保護網 E-MAIL:[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寧波市卓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组三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