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政務信息 名城保護 文物保護 考古 博物館 申報世遺 文物旅游 鑒定收藏 政策法規 學術研究 文物安全 城市雕塑 網站地圖
今天是:2020年02月21日 星期五
站內搜索: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最新動態
 
孫傳哲故居:蝸寄廬藏方寸情
    發布時間:2006-12-01 更新時間:2006-12-01  瀏覽次數:9203  文字顯示: 打印

sc012204.jpg

           小巷的拐角處,老宅靜靜佇立。

sc012206.jpg

 綠葉輕垂,老宅的故事幾人識?

sc012207.jpg

          大門緊閉,如一本塵封的老書。

sc012209.jpg

           滿墻藤蔓,忠實守護老宅。

【生平】

    孫傳哲(1915~1995年),著名郵票設計大師。新中國成立后,他參與設計了新中國第一套紀念郵票、第一套特種郵票、第一套普通郵票、第一套航空郵票和第一套欠資郵票。40多年的郵票設計生涯中,他先后設計和參與設計郵票達153套,其中有《開國紀念》、《梅蘭芳舞臺藝術》、《中國古代科學家》(第一、第二組)、《黃山風景》、《金魚》、《熊貓》、《金絲猴》等郵票,成為新中國郵票設計第一人。

【地址】

    位于天封塔南邊塔前街,1999年被寧波市文化局核定公布為寧波市第二批文物保護點、2001年被核定公布為海曙區文保單位。

    每日行走在這座繁華的城市中,很少留意過那些蜿蜒小巷和充滿滄桑的老屋。而這些小巷,這些老宅,卻恰恰是藏龍臥虎之所,蘊涵著這個城市千百年來的精氣神。當我站在“蝸寄廬”前,緊閉的大門令我有些遲疑。身邊不時有路人經過,行色匆匆,他們知道有關這座老宅的故事嗎?

    老宅留存

    在天封塔的南面、開明街與解放南路的交匯處,有條名為塔前街的小弄堂,弄堂的23~24號就是“蝸寄廬”。站在老宅前,不由凝神屏氣,心懷敬慕。這里曾是甬上著名的私家藏書樓,更是新中國郵票設計第一人孫傳哲的出生地。

    耳邊還回蕩著鬧市區汽車疾駛而過的呼呼聲,老街的磚墻上掛滿了“文明拆遷”的大紅橫幅,高墻上垂落的蔓藤仿佛訴說著這里的老故事。輕輕推開銅鎖大門,歷史的書頁也悄然打開。

    走進23號墻門,午后的庭院空蕩蕩的,只見坐東朝西是一排六間二層木房,朝南另有一排三楹木房,圍成幾十平方米的一座小院。或許,當年這里也是綠樹扶蔭,也有稚童歡笑,但此時,只是雜物堆院,一派破敗景象了。記者此前了解到,在蓮橋街地塊舊城拆遷中,這座庭院將被完整保留下來。

    書香縈繞

    2003年前,這里的主人姓孫。據考證,孫氏原是慈溪橫河孫家境人,清末遷移到甬城,向隔壁姚氏長子購買此房定居。到了孫家 這代,世人對其了解漸多。

    孫家 ,字翔熊(1879~1946年)。他平生不樂仕進,曾任私塾教師和商店職員。性好典籍,尤勤于訪求,積藏漸富。就在這三楹樓房中,他將中室辟為藏書之所,因面積不大,他自喻為“蝸寄廬”。蝸寄廬藏書大多收購于1915年至1930年間,當時因軍閥混戰,社會動蕩不安,一些藏書家紛紛出售藏書,孫又肯出高價,由此購得不少好書。其中不乏天一閣、盧氏抱經樓、徐氏煙嶼樓等甬上著名藏書樓散出的珍本。對一些不易收到的珍本,孫即雇人抄錄,累計達2萬余卷,尤以明刊的白棉紙本詩文集為蝸寄廬藏書中的一大特色。不少甬上名人都曾走訪過“蝸寄廬”。

    孫家長子孫定觀(1903-1985年),幼受父親熏陶,亦鐘情于古籍書畫。在繼承了蝸寄廬的藏書后,珍愛有加,往往親自動手整理修補,并續有增購。1979年,孫定觀將遺藏954部、字畫86件獻給天一閣。1987年,長孫孫詩樂又將剩下的書籍全部贈送寧波大學,完成其祖父二輩遺愿。

    家風孕育

    走上咯吱響的樓梯,扶手上布滿灰塵,昏暗的房間只有在定睛后才能看清輪廓,樓上第二間臥房就是當年孫家女主人的房間。1915年,孫家三子孫傳哲就出生在這間房子中。

    甬城如畫的風景從小賦予孫傳哲一雙愛美的眼睛,而擅長書畫的父親更是直接對他產生深厚影響。孫傳哲很小就顯露出對繪畫的濃厚興趣。家存古籍善本中的《芥子園畫譜》和各種碑帖是幼年時孫傳哲最喜歡的書,也奠定了他的繪畫基礎。

    孫傳哲早年就讀于寧波一中,1930年,考入上海美術專科學校西洋畫系,2年后由于成績出色,被推薦到南京中央大學藝術系讀研究生,師從名家徐悲鴻和潘玉良。到1937年畢業為止,孫傳哲學習了素描、油畫和傳統的中國畫。他決心將所學貢獻給動蕩的祖國。但是,事與愿違,因為找不到工作,他的理想化為泡影。為生活所迫,他又從寧波回到上海,開始打零工。

    方寸傳情

    1947年,失望中的孫傳哲偶然在報紙上發現了上海郵政局需要郵票設計人員的廣告,他成為80名申請人中的幸運兒。從此,開始了他的郵票設計生涯。

    上海剛解放不久,孫傳哲設計了《中國人民解放軍二十二周年紀念》郵票和《毛澤東像》普通郵票。更令人興奮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誕生了!剛從上海調至北京郵電部工作的孫傳哲,接受了設計《開國紀念》郵票這一光榮而艱巨的任務。于是,新中國第一套紀念郵票誕生了!之后,他又設計了新中國第一套特種郵票、第一套普通郵票、第一套航空郵票和第一套欠資郵票。

    當時,中國還沒有自己的郵票印刷廠,郵票由造幣廠代印,印刷質量很差。孫傳哲看在眼里憂在心上,大膽向郵電部闡明了發展新中國郵票事業的設想,得到原郵電部部長朱學范的大力支持,及時向周總理做了匯報。僅半個月,周總理的批示就下來了:“一定要建立我們自己的郵票印刷廠”。1957年,我國建起了北京郵票印刷廠。

    艱苦的生活使孫傳哲的技藝發展到爐火純青的程度。他設計快、題材廣,但從不以此為傲,他待人至誠,平易近人,對集郵愛好者非常熱誠。

    孫傳哲設計的郵票構思精巧,寓意深邃,在色調應用上具有深厚的功力和特色。他能靈活地以題選色,設計的郵票或絢麗多彩、瑰麗輝煌;或清雅淡泊、古樸靜穆,具有很強的藝術感染力。他的色調運用除遵循一般準則外,還富有自己的特色。1980年,在建國30年來最佳郵票評選中,30套最佳郵票中有11套是孫傳哲設計的。在他的郵票設計生涯中,共設計和參與設計了153套郵票,這在世界郵票設計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占新中國郵票發行總數的近1/4。孫傳哲是我國惟一的聯合國特邀郵票設計師。1981年,他以中國高級郵票設計師的身份,赴奧地利參加國際郵票展覽會,榮獲大會授予的榮譽證書;1985年,應聯合國“國際和平大會”邀請,代表我國參加了為1986年“國際和平年”設計宣傳畫的活動,榮獲三等獎。

    畫后故事

    其實,孫傳哲設計的每一張郵票都有一段生動的故事。例如他設計的“梅蘭芳舞臺藝術”郵票和小型張,不但受到集郵者的歡迎,而且獲得了京劇藝術家們的好評。評論認為,該套郵票以準確生動的筆法,非常生動地刻畫了梅蘭芳先生優雅的舞臺風范。為此,他反復觀摩梅蘭芳先生的兒子梅葆玖的演出,仔細研究梅蘭芳先生穿過的服裝和用過的舞臺道具。

    “金魚”是另一套非常受歡迎的郵票。孫傳哲非常喜歡養金魚,很多靈感來自于他對這些可愛小生命的觀察。為了從眾多的品種中選出合適的品種,他專門跑到北海,向一位三代以養金魚為生的老人咨詢。在老人的幫助下,選出了12種金魚描繪在一套郵票中。正如他所說:“我希望自己設計的郵票不僅給人們帶來快樂和知識,而且能給人留下值得回味的東西”。其他如“黃山”和“關漢卿戲劇創作700年”等郵票,都顯示了孫傳哲深厚的藝術功力和完美的藝術追求。

    十幾歲時,孫傳哲背著行囊,帶著畫筆,滿懷理想離開家鄉。此后,奔波在外的他也多次回鄉探親,而且在寧波舉辦過他設計的郵票展,對家鄉始終充滿眷戀之情。而寧波也因為他,更多了一份傳奇和精彩。李臻/文戚顥余慧/攝

 郵票選登

sc012201.jpg

                       《開國紀念》

sc012202.jpg

                《黃山風景》

sc012203.jpg

                        《金魚》
               自《東南商報》


 
 
  主辦:寧波市文物保護管理所 浙ICP備05085541號-1
版權所有(c) 寧波文化遺產保護網 E-MAIL:[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寧波市卓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组三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