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政務信息 名城保護 文物保護 考古 博物館 申報世遺 文物旅游 鑒定收藏 政策法規 學術研究 文物安全 城市雕塑 網站地圖
今天是:2020年02月21日 星期五
站內搜索: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最新動態
 
馮孟顓故居:不求聞達重書香
    發布時間:2006-12-15 更新時間:2006-12-15  瀏覽次數:9905  文字顯示: 打印

sc082206.jpg

    【生平】

    馮孟顓先生(1886-1962年)名貞群,一字曼孺,號伏跗居士、成化子、妙有子,晚年自署孤獨老人。原籍慈溪,隨祖父馮溪橋遷居至寧波。

    少年即有讀書之志的他,屏棄了先祖經營錢業的遺愿,乃有志于學。17歲即中光緒壬寅科,補寧波府學生員,后來參加同盟會。辛亥革命后,曾任寧波軍政分府參議員。

    1932年出任鄞縣文獻委員會委員長,從事表彰先賢、保護文物等工作。在職期間,曾主持募捐,重修范氏天一閣,將寧波府學“尊經閣”移至天一閣后院,并搜集宋至清碑碣八十余方建“明州碑林”。

    1936年至1939年,馮孟顓先生歷時3年,整理編纂天一閣全部藏書目錄《鄞范氏天一閣書目內編》,此外他還重修黃宗羲甬上講學處白云莊證人書院,參與編輯《四明叢書》。

    1947年任《鄞縣通志》編纂,修輯《文獻志》人物、藝文兩編。

    解放后,馮先生為浙江省文史研究館館員、寧波市人民代表會議特邀代表、市政協委員、市文物管理委員會委員,致力于寧波的文化建設。

    【地址】

     位于孝聞街91號。免費對外開放。

sc082205.jpg

          走過熟悉的街道,可曾進門叩訪?

sc082201.jpg

                  庭院深深,樹木蔥蘢。

sc082202.jpg

              二樓的藏書曾經卷帙浩繁。

sc082208.jpg

          樹木花草掩映下的防空洞。

sc082203.jpg

             馮孟顓手稿。

      一直以為寧波之所以成為歷史文化名城,藏書文化是其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寧波的藏書文化被人們知曉,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天一閣的存在。然而,就在距離天一閣不遠的孝聞街91號,還有一座并不為眾人所周知的藏書樓,這里的藏書,曾經卷帙浩繁,內容精湛,價值非凡,這便是伏跗室。

     艱辛的歷程

    最近一次造訪伏跗室是在一個初冬的午后,氣溫有點低,不時襲來的寒風吹在臉上有些生疼。不大的院子里,栽著一株橘樹、一株桂樹和兩株芭蕉,葉子還在往下掉,但它們的枝干在堅強地積聚著生命的能量,蘊育著來年的枝繁葉茂。而橘子樹果實累累,據稱名為“代代橘”,寓意不言而喻。

    對于付跗室,我始終都有一種特殊的感情,因為這里是我曾經工作和生活過的地方。記得那是1993年5月,我從市文保所調到這里,參與室內庋藏圖書碑帖的管理工作。當時伏跗室僅三名工作人員,而書樓因為收藏有馮孟顓先生捐獻的11萬卷藏書,晚上必得有人值班,我便在這里住了下來。

    伏跗室不大,600平方米的建筑面積,是一座坐西朝東、五間兩弄三廂的木結構樓房。它的主人是浙東著名藏書家、目錄學家馮孟顓先生。

    而伏跗室作為一座藏書樓的由來,自然經歷了一番極為艱巨的歷程。浙東自古多藏書樓,天一閣、抱經樓、水北閣、五桂樓、二老閣……但正如一代大儒黃宗羲所言:“讀書難,藏書尤難;藏書久而不散,則難之難矣!”藏書不啻是一項常人無法想像的艱苦的接力工程,需要有極其熱衷此道并深諳此道的人為之作出犧牲,且每一棒的交接者都必須具備這樣的素質,否則只能是“君子之澤,五世而斬”。很多藏書樓的湮滅,便是因為其中的某些環節出了差池。而一生嗜書如命的馮孟顓先生繼承了其父“求恒齋”兩千冊遺書之后,更感藏書之不足,弱冠以后,乃“屏嗜欲,節衣食,搜訪墳典”,利用軍閥混戰“世視故書雅記以為無用”之際,歷盡艱辛,輾轉綿延,才得以匯集明清以來趙氏種蕓仙館、董氏六一山房、柯氏近圣居、徐氏煙嶼樓、趙氏貽榖堂、陳氏文則樓等流散之籍,羅列室中,脫誤蟲傷,即為補治。歷30年所蓄之本,遂使伏跗室庋藏充實至十余萬卷。

    伏跗室的名稱,是由馮孟顓先生從叔馮君木所取,源自東漢王延壽《魯靈光殿賦》中“狡兔跧伏于跗側”句義,跧,通蜷;跗,腳背也,意為不求聞達,孜孜不倦,專心攻讀,審慎治學,如狡兔一般蜷縮其身。至馮孟顓手中,伏跗室已有善本三百多種,彌足珍貴的有宋杜大圭編《名臣碑傳琬琰之集》宋刻本十六冊,宋許洞撰《虎鈴經》明復宋刻本四冊,元趙撰《春秋屬辭》元刻本一冊,清史榮《李長吉詩補注》稿本二本,清全祖望撰《鮚亭詩集》謝山眉批抄本一冊,清姚燮撰《姚復莊詩文稿》稿本三冊等等。

    保護與貢獻

    由于民國年間戰亂頻仍,馮先生為保全圖書文獻,亦傾注了極大的心力。抗戰期間,他親自將天一閣藏書移至浙西麗水、方巖等地,以確保安全。寧波淪陷后,他面對敵偽拉攏利誘不為所動。由于日寇炮火時襲寧波市區,馮先生便在伏跗室內挖了座防空洞,將所有藏書連同他的書齋搬入洞中,誓與藏書共存亡。如今,伏跗室天井內仍保留有這座見證了馮先生磐石之志的地下防空洞。

    馮孟顓先生對于伏跗室的貢獻并不僅僅在于收藏,他還是一位嚴謹審慎的學者。在伏跗室藏書初具規模的過程中,他一直專注于校勘、考訂,由于他豐富的版本目錄學知識,所藏典籍多經手披目覽,批校題跋。馮先生尤其注重地方文獻的保存和研究,經他整理而收入《四明叢書》的有唐賀知章《賀秘監集》、宋楊簡《楊氏易傳》、明黃潤玉《寧波府簡要志》、清李鄴嗣《杲堂文續抄》等十余種。馮先生一生勤奮治學,積文稿十七冊,并編著《姜西溟先生年譜》一卷、《鄞城古甓錄》一卷、《晏子春秋集注》八卷,編訂唐元結集《篋中集》一卷、《別錄》一卷、《考證》一卷等。

    1962年,馮孟顓先生不幸病逝,其長孫馮孔豫代表家屬,遵照馮老遺囑,將伏跗室全部藏書捐獻給政府。當時的寧波市人民委員會根據馮老遺愿和家屬意見,決定將伏跗室原地辟為藏書樓,并保留原名,以志紀念。

    伏跗室主體建筑分上下兩層,藏書全部安置于樓上,為表彰和紀念馮先生的功德,樓下辟《馮孟顓先生生平事跡陳列》,用大量圖片資料和實物,展示馮先生的生平簡歷、著述成果、藏書業績和將藏書獻給國家的義舉,對馮孟顓先生的一生作了生動翔實的介紹。1995年,為進一步保存并供后人研習整理這些藏書,伏跗室藏書移至天一閣統一保管,《馮孟顓先生生平事跡陳列》仍保留在伏跗室樓下。

    讀書好時光

    如今的伏跗室,正面朝孝聞街,馬頭墻下,兩扇黑漆木板大門,各用輔獸鐵環裝飾,再穿過兩道黑漆小門,便進入天井。過天井,便是“馮孟顓先生紀念室”。階前是一副包柱的楹聯,上寫“有滿屋藏書古為今用,是當代宿儒人以文傳”,為馮先生好友、書壇宗師沙孟海先生親書。過臺階便來到正廳,又有一副楹聯“集鄉邦遺著充棟汗牛真事業,承庠序余風傳知解惑古先生”,為甬上知名學者鄭玉浦先生撰寫并手書。正廳中堂名“樹德堂”,匾下掛馮先生像,左右各一聯“鄴架十萬卷搜羅備古今,學海千仞深坐擁勝百城”,為甬上書家沈元魁先生所題。正廳兩側即為《馮孟顓先生生平事跡陳列》。廂房之中亦極具書卷氣,有姜宸英、米芾、劉墉(已移天一閣)所書楹聯,及甬上名家單克倫、丁乙卯、吳昌卿、曹厚德等人字畫。

    伏跗室絕對是個讀書的好地方。這里雖地處孝聞街鬧市區,但無論白天還是晚上,關上門,室內便一片靜寂。加之精巧的古建筑構件,照壁上垂下的叢叢青藤,造型古典的盆景,茂盛的芭蕉,碩大的蕉葉,無不構成良好的讀書氛圍。1994年底,我因為工作關系調離了伏跗室,但實在舍不得離開這個讀書的絕佳去處,又在那里居住了大半年。

    從1993年到1995年,那兩年多的時間,我浸淫在馮先生的藏書中,有容無欲,悉心研讀,那是我一生中最為快樂、也是最為純粹的讀書時光。現在想起來,它依然是我最值得回味的一段人生。

     樓世宇/文 戚顥 余慧/攝  自<東南商報>


 
 
  主辦:寧波市文物保護管理所 浙ICP備05085541號-1
版權所有(c) 寧波文化遺產保護網 E-MAIL:[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寧波市卓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组三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