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政務信息 名城保護 文物保護 考古 博物館 申報世遺 文物旅游 鑒定收藏 政策法規 學術研究 文物安全 城市雕塑 網站地圖
今天是:2020年02月21日 星期五
站內搜索: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最新動態
 
全祖望故居 落拓陋屋風骨長
    發布時間:2006-12-29 更新時間:2006-12-29  瀏覽次數:9303  文字顯示: 打印

sc292201.jpg

                     故居外觀

【生平】

    全祖望(1705年~1755年),字紹衣,號謝山,自署 亭長、雙韭山民,學者、鄉人稱謝山先生、謝山公。乾隆間進士,初為翰林,后受權貴排斥,辭官歸家,專心著述。
    全祖望是我國歷史上著名的史學家、文學家,清初“浙東學派”的重要代表和集大成者,尤其在整理、研究鄉邦文獻和作傳表彰抗清忠烈上貢獻巨大,極為后人稱道。其一生著述有30余種,400余卷。代表作有:為張蒼水寫的碑銘、《三箋困學紀聞》、《七校水經注》、《續甬上耆舊詩》、《經史問答》10卷、《讀易別錄》3卷、《漢書地理志稽疑》6卷、《古今通史年表》、《鮚 亭集》38卷及《外編》50卷、補輯南雷黃氏《宋元學案》100卷、《天一閣碑目》、《全祖望詩集》10卷、《句馀土音》、《張蒼水詩話》等。其中以《鮚 亭集》38卷及《外編》50卷為其最重要著作。

【地址】

    全氏家原住鄞州區洞橋鎮沙港村,今有故居。而其出生于寧波城內月湖西岸白壇里全天敘(祖望之高祖)進士舊宅,卒于青石街雙韭山房,葬于寧波南郊祖關山,今仍有其墓。周長城/文江濤/攝

sc292204.jpg

                    全祖望畫像

    心懷虔誠拜謁大師故居20多年前,我在中學任教時第一次讀到全祖望的作品,當時的高中語文課本里有他的《梅花嶺記》一文,記述抗清民族英雄史可法的事跡。這時我才知道全祖望是與我所在學校毗鄰的洞橋鎮沙港村人,這使我對這位家鄉名人充滿了自豪感。可是我竟一直沒去過沙港村看看他的故居。直到前幾天,我才心血來潮,冒著冬日的陰霾,前去拜謁。
    驅車不到半小時,就來到位于甬城西南20多公里處的鄞州區洞橋鎮沙港村。本以為這位出身于耕讀世家的名人故居,雖不一定高堂大院、畫棟雕梁,也應該廳是廳,堂是堂,寬敞素雅,書香幽幽。可我眼前的全祖望故居竟如此簡樸:一幢普通磚木結構的二層樓房子,高不過5米,寬不到3米,頗為逼仄,與別家的房子挨得很緊。屋內的地面和四周都蒙上了厚厚的灰塵,光線灰暗。窄窄的樓梯、木格子的窗戶、樓上的板壁,都由簡易木板、木條做成,只有樓下朝南的一扇石窗有圖案雕鑿。惟一有些氣派的是西墻上的屋檐微微翹起,顯出點古雅。
    最值得稱道的倒是房子西側的小池塘,靜靜的,柔柔的。水不是很清,但是活水,通鄞西干流南塘河,池塘周圍有樹木掩映,顯出些生機和靈動,為故居帶來幽雅清靜的氣息。
    面對如此簡單的全祖望故居,我有些驚訝,但我沒有失望。300年了,他原來的故居也許早被毀掉,現在的房子只是在他故居的原址上建造起來的一間民房而已。據記載:故居西側原有朝南三開間的全氏祖堂一進,但早已廢圮。這里的故居,其實并非全祖望當年的出生之地。他的出生地在甬城月湖西岸桂花井的白壇里(今桂井街寧波第二中學附近),可惜如今也已無跡可尋。
    確切地說,沙港村應是全祖望的老家,或者說是原籍。但他喜歡那片鄉土,熱愛那片鄉土,所以一生中常在那里居住生活、讀書著述。
    又或許,全祖望當年的故居本來就很簡陋。雖然全氏家族先前在鄞西山區和寧波城內擁有過一片田地和房產,但到了全祖望時幾乎已經敗落,他自己的命運也是坎坷落魄,生活過得很清苦,他沒有心思和實力把故居修葺得氣派些。對他來說,有這樣一間陋屋棲身已經知足了,因為他一生追求的根本就不是功名利祿,不是虛榮和享受。
    全祖望的一位好友曾詩贈全祖望:“最憐拓落者,閑卻圣明時”。就是說,全祖望生逢“圣明時”,卻成了一名“拓落者”。但全祖望家境的敗落和他命運的拓落,恰恰是因為他才太高,德太厚,心太潔。他的性格耿直不阿,嫉惡如仇,絕不趨炎附勢;他崇尚忠義節氣,追求自我品格操守的高潔;他求知求真,一生勤勤懇懇、專心致志于搜集、整理、鉆研鄉邦文獻,為眾多愛國仁人志士作序寫傳,同時無私地提攜、幫助后學,傳授真知,解疑釋惑。
    他是一位大學者,好導師,是精神的巨人,更是一位“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貧賤不能移”的君子。舉一個例子足以說明:乾隆十三年(1748年),全祖望43歲,他應邀到紹興山書院講學,并被聘為山長。那兒很快學者云集。不久,由于在表彰殉難義士一事上與人發生意見分歧,當時紹興太守因此對他多有失禮,他便一怒辭職還鄉。第二年,書院派人再次來請,紹興知府也出面相邀,并承諾年俸千金,卻被他斷然拒絕,堅辭不就。他就是這樣一個不愿為五斗米折腰的剛直守節之人。這種品性一直貫穿著他的一生,以致在他51歲然去世于故居時,竟家無余財,無以為葬,家人不得已,將全祖望的萬卷藏書出售,得二百金購置靈樞操辦喪事,薄葬于甬城南郊祖關山。他死后沒有子嗣,沒有遺產,但為后人留下了數百萬字的不朽著作,也留下了光耀日月、永垂千秋的精神品格。這價值是任何物質、地位和榮耀都無法相比的。

    立足鄉邦終成史學大家

    故居雖簡樸,但絲毫不影響全祖望對這片故土的熱愛,他生長于斯,逝于斯,對家鄉充滿了深厚的感情,并將這種感情升華為愛國、愛忠義烈士的民族精神,也成為他一生甘愿清貧鉆研神榮祖逝將民研學術,不辭艱辛表彰忠烈的精神動力。
    全祖望故居所在的沙港村,位于鄞西南平原上,南面與奉化江和鄞江兩水相依,古明州小溪(今鄞江鎮)通向府城寧波的干流南塘河穿村而過。往西幾公里,恰好是四明山東部余脈的盡頭,所以這一帶匯集了浙東山水之靈氣,是土沃物豐的魚米之鄉。全祖望在《桓溪舊宅碑文》中也有描述:“溪上盛時,碧瓦朱甍,聳鱗比,望之如神仙居。”而且,此地歷來耕讀風氣興盛,民風淳厚。全祖望曾有詩寫道:“浙東列城雖褊小,風俗由來擬鄒魯。”他對家鄉的贊美、熱愛之情溢于言表。他的家鄉在秦漢時,屬 亭,他后來把自己最得意、后世影響最大的文集命名為《鮚 亭集》,且曾自署“鮚 亭長”,也體現了他對家鄉的深厚感情。
    全祖望出身于耕讀世家,他的成長和思想感情的形成更離不開其家族前輩的言傳身教,如祖父全吾騏、父親全書、母親蔣氏,以及家鄉師長董次歐先生等。據考證,他的祖父、父親輩還跟著名抗清愛國將領張蒼水、錢肅樂有親緣或世交關系,因此全祖望從小就對眾多愛國忠烈的抗清事跡時有所聞,并深受教育和震撼,對仁人志士充滿了敬意,對那些不守節氣、賣國求榮的小人十分鄙視。全祖望14歲時,有一次他去孔廟拜謁,在名宦鄉賢祠中,看到了明末降清求榮的謝三賓、張杰的神位,便怒不可遏地說:“這些反覆賣主的逆賊,怎能玷污宮墻。”隨即把謝三賓、張杰的神位牌丟進了泮池。16歲時,他還專門去拜訪張蒼水之女(即全祖望族母),向其請教張蒼水的抗清事跡。后來有關張蒼水的抗清事跡,幸有全祖望詳盡記述。他從小就形成的這種憎愛分明的思想感情,奠定了他日后嫉惡如仇、保持高風亮節的性格基礎,也確立了要為更多的殉難烈士樹碑立傳,讓他們流芳千秋的愿望和行動。
    全祖望卓越的學術成就也是從整理、研究鄉邦文獻開始的。因此不能不提到“浙東學派”對他的影響。
    浙東土地,文化源遠流長,學術氣氛濃厚,藏書豐富,名人輩出,其中尤以明末清初的“浙東學派”影響最為深遠。而浙東學派的代表人物黃宗羲、萬斯同正是全祖望的師長,他繼承了他們的學風和思想,并作進一步的創新和發揚,使“浙東學派”到全祖望時,形成了獨有的史學精神,那就是重當世、明近代,表彰人物,尊重文獻,以性靈之真,情感之摯,褒獎氣節,發明幽隱,維持天地之正氣。而全祖望也隨之成為以鄉邦文獻的研究而躋身于全國史學大家之列的史學家,并以其斐然文采獲得“班(班固)馬(司馬遷)之后第一人”的美譽。

sc292203.jpg

                簡樸的室內陳設

sc292205.jpg

石窗

    故土遺風激勵后人奮進

    那天,我在沙港村尋訪全祖望故居,鎮、村一些干部、村民聞之,紛紛趕來,主動給我介紹、指點。村里人都尊稱全祖望為“謝山公”。從他們的口中,我聽到了不少坊間傳說
    他們告訴我,謝山公幼年時,有一天隨父親來到家鄉,村口碰到18位燒窯的同族長輩,長輩們想見識一下他的才氣,于是攔路要他當場作詩一首。全祖望當即脫口一首:“一縷青煙碧上霄,月里嫦娥鬢熏焦。天將差使來相問,十八太公燒瓦窯。”聽得窯工長輩們呵呵大笑,稱贊不已。
    還有一個傳說更離奇。說他在村里隱居時,有一天,當著眾人的面寫了一首詩,便轉過身來。有人看到詩中有一字漏了一點,以為他寫了錯字,人群中有笑聲傳來。卻見全祖望背對著詩的條幅,把筆扔過去,正好把那一點補上了,眾人為之驚嘆。
    類似的故事還有好多,表達了故鄉后人對謝山公的景仰,以及他們為擁有這樣一位杰出的先人而深感自豪。
    村委會主任全益剛告訴我,每年清明節,村里都會組織村民祭掃謝山公的墓,村里還編印、制作了有關全祖望的資料,放在故居里,供人參觀。現在,鎮里的一條主要道路改名為“祖望路”。去年,洞橋鎮舉行“八戒西瓜節”,恰逢全祖望誕辰300周年,他們將活動的主題定為“憶浙東名人全祖望,品浙江名瓜八戒瓜”。目前,鄞州區有關部門和洞橋鎮正著手對全祖望故居作重新規劃,以整體恢復故居原貌。

    【評價】

    梁啟超:

    若問我對古今文集最喜愛讀某家,我必舉《 亭集》為第一部了。謝山先生性情敦厚,而品格極為方峻,所作文字,隨處能表現他的全人格,讀起來令人興奮。胡適:
    絕頂聰明的人有兩個,一個是朱熹,另一個就是全祖望了。朱熹,朱夫子,人人皆知,全祖望這人,要不是研究界的,一般不知道。全祖望,號謝山,浙江人,學問、道德、文章都冠于一時,后世尊稱他為謝山先生。

    轉自《東南商報》


 
 
  主辦:寧波市文物保護管理所 浙ICP備05085541號-1
版權所有(c) 寧波文化遺產保護網 E-MAIL:[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寧波市卓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组三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