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政務信息 名城保護 文物保護 考古 博物館 申報世遺 文物旅游 鑒定收藏 政策法規 學術研究 文物安全 城市雕塑 網站地圖
今天是:2019年10月01日 星期二
站內搜索: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最新動態
 
“文化自信”寧波力量 第一篇章:記者11天3000公里重走陽明路感悟知行合一
    發布時間:2016-11-08 更新時間:2016-11-08  瀏覽次數:7164  文字顯示: 打印

                                                          毛雪嬌 制圖 

                                           

                                                 報網端記者在貴陽陽明祠前留影

                                          

                                                 錢明老師向記者展示王陽明書法

  引言

  “全黨同志必須堅定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公報明確提出“四個自信”,文化自信作為“四個自信”之一被首次寫進黨的中央全會公報。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談到文化自信。早在全國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總書記就曾指出,“增強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是堅定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的題中應有之義。”在今年召開的全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習近平再次指出,“我們要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說到底是要堅持文化自信。”在今年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發表重要講話指出,“全黨要堅定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
  文化自信源于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所蘊含的強大文化基因。5000多年連綿不斷、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積淀著中華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包含著中華民族最根本的精神基因,代表著中華民族獨特的精神標識,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發展壯大的豐厚滋養。
  寧波,既是中華文明的承載、傳播之地,又是極具創造力的文化生發創新之地。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提到了余姚籍的明代曠世大儒王陽明和他創立的心學、曾任鄞縣縣令的王安石和他“治績大舉、民稱其德”縣政治理實踐、被譽為深具“民本思想”的余姚籍明末清初思想家黃宗羲……寧波以深厚的底蘊,成為文化自信的力量源泉之一。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我們推出“尋訪王陽明王安石黃宗羲思想當代價值‘文化自信’寧波力量”大型行走式系列報道,站在今天的時空坐標下思索古今,取長補短,擇善而從,汲取他們文明養分豐富和發展中華文化,更加堅定文化自信。我們堅信,有了“自信人生二百年,會當水擊三千里”的勇氣,就能毫無畏懼地面對一切困難和挑戰,就能堅定不移地開辟新天地、創造新奇跡。
  544年前,明代著名的思想家、文學家、軍事家王陽明出生在余姚。
  他窮盡一生構建的陽明心學,被譽為明代中國哲學的最高峰。
  這位一生飽受肺病困擾的寧波人,從小立志做圣賢,以孱弱的身軀不懈追求真理,用一生堪稱完美的作為展現了他偉大人格具有的那種剛猛勇毅、智慧圓融的力量,向后人垂范了“知行合一”的“此心光明”境界,被譽為中國歷史上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圣人,與儒學創始人孔子、儒學集大成者孟子、理學集大成者朱熹,并稱為“孔孟朱王”。
  從2009年至今,習近平總書記先后10多次提到王陽明和他的學問,其中光“知行合一”就提到了7次之多。“我很景仰龍場悟道的王陽明先生。”習總書記說,“王陽明的心學正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精華,也是增強中國人文化自信的切入點之一。”
  陽明先生和他的心學,是寧波這片土地滋養下誕生的思想成果,更是寧波為當代中國人增強文化自信貢獻的力量。
  從10月18日起,本報記者梅子滿作為寧波市“重走陽明路”大型媒體行一員,從余姚出發,一路走過貴陽、贛州、南昌、九江、紹興等地,一路追溯陽明先生的生命歷程,一路感悟知行合一的偉大力量,一路探究文化自信的寧波之根……
  在曠世大儒身上感悟家風的力量

  地點描述

  王陽明故居位于余姚城區龍泉山北麓、陽明西路以北的武勝門西側。明朝成化八年(公元1472年),王陽明就誕生于故居內的瑞云樓,并在此度過了童年和少年時代。故居規模宏大,格局完整。王陽明故居現為全國重點文保單位。
  
  記者感悟

  余姚這座浙東小縣城,為何能誕生一代曠世大儒王陽明?
  余姚深厚的文化底蘊,當然是很重要的一方面。不過,日本陽明研究專家、《王陽明譯傳》作者高瀨武次郎認為,陽明先生之所以成為“三不朽”圣人,王家純正的家風居功甚偉。“毋庸置疑,王陽明一生的志趣選擇,都得益于這些先賢(祖輩)潛移默化的影響。尤其是他的祖母岑氏、父親龍山先生的教導訓誡,鑄就了他一生的儒者品格。”
  “夫水土之積也厚,其生物必藩。”王陽明也極為重視家風的傳承。他在家書《示憲兒》中告誡兒子:“幼兒曹,聽教誨:勤讀書,要孝悌;學謙恭,循禮義;節飲食,戒游戲;毋說謊,毋貪利;毋任情,毋斗氣;毋責人,但自治。能下人,是有志;能容人,是大器。凡做人,在心地;心地好,是良士;心地惡,是兇類。”
  家風純正,雨潤萬物;家風一破,污穢盡來。正是在這個意義上,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強調家風的重要性,“家庭是社會的基本細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學校。不論時代發生多大變化,不論生活格局發生多大變化,我們都要重視家庭建設,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風。”他提醒領導干部,一定要特別注意家風建設,“領導干部的家風,不是個人小事、家庭私事,而是領導干部作風的重要表現。”
  今天,我們該如何從王陽明先生的一生和他創立的心學中汲取營養?王陽明故居無疑給了所有人一個重要啟示:從感悟和學習王陽明的家風開始!

  “龍場頓悟”背后的“不忘初心”

  地點描述

  玩易窩位于貴陽修文縣南門外小孤山腳下。
  正德三年(公元1508年)春天,因為觸犯太監劉瑾而被貶謫到貴州龍場(今修文縣)當驛丞的王陽明,歷經九死一生,終于到達龍場。初到龍場時,因驛站破敗無處居住,王陽明便到離驛站不遠的一個天然溶洞里居住,在洞內研究《易經》,取洞名為“玩易窩”。數月后的一天深夜,陽明先生在玩易窩深處一處像石槨的洞穴內突然頓悟:“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於事物者誤也!”這就是著名的“龍場頓悟”。
  
  記者感悟

  什么樣的力量,讓小驛丞王陽明在如此艱難困苦的環境中依然苦苦追求真理?1996年,日本研究宋明理學首屈一指的專家、《王陽明大傳》的作者岡田武彥站在玩易窩前,如是發問。他以淚流滿面的羞愧,代表絕大多數人給出了答案:那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王陽明做到了!原因何在?知行合一!“志不立,天下無可成之事”。習近平總書記在“七一”講話中引用的這句王陽明之語,無意中點破了一個秘密:陽明先生之所以能“龍場頓悟”,前提是他有個大志向大信仰———成為圣賢。“登第及科恐未為第一等事,或讀書學圣賢之人吧!”少年王陽明回答私塾老師的這句話,正是他高遠志向的寫照!
  然而,“龍場頓悟”的背后,不僅在于立志,立大志,更在于對志向“吾道一以貫之”的堅持。“他為了成為圣賢而勤奮不已!”高瀨武次郎在《王陽明詳傳》中如是說道。畢生堅持當初的志向矢志不悔,絕不因環境的改變而改變,所以才有了陽明先生石破天驚的“龍場頓悟”!
  從這個意義上說,知行合一無疑就是不忘初心,繼續前行!這,或許就是“龍場頓悟”給當下所有人、當代中國的啟示———“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記走過的路;走得再遠、走向再光輝燦爛的未來,也不能忘記過去,不能忘記為什么出發。”

  “知行合一”照耀“中國大數據之都”夢想

  地點描述

  陽明祠位于貴陽城東扶風山麓,云巖區螺絲山路13號(近東山路)。始建于清嘉慶十九年(公元1814年)。
  陽明祠是后人為了紀念王陽明而建立的祠堂。祠內現存有王陽明朝服線刻大像。祠內左右兩壁還嵌有王陽明的《訓士四條》和《論語四條》木刻。陽明祠是全國重點文保單位。
  明正德四年(公元1509年),因“龍場頓悟”而名氣大震于貴州的王陽明,應貴州提學副使毛科及其繼任者席書的邀請,到省城貴陽城內文明書院講學。在文明書院,38歲的王陽明“始論知行合一”。
  
  記者感悟

  貴陽正在雄心勃勃地發展大數據產業。從被打上“交通閉塞、邊遠欠發達”標簽的內陸省份,到讓BAT(百度、阿里、騰訊)趨之若鶩的信息產業高地,為何“中國大數據之都”的夢想會在這片2013年之前幾乎毫無產業基礎的中國西南一隅枝繁葉茂地生長?
  貴陽人對此的解釋是,這里有適合發展大數據產業的優越自然環境。更重要的是,有來自陽明先生知行合一思想的滋養!貴陽這座城市深深地浸潤在陽明文化中,知行合一早已化為這座城市的精神內核,成為這座城市如今面對創新發展難題的破題“利器”!貴陽市委書記陳剛說,貴陽的大數據產業之所以會在短時間內取得如此巨大的成果,是貴陽人民聚集精神的力量,綻放出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光彩。光彩是什么?就是貴陽城市精神———知行合一,協力爭先。
  “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功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500多年后的今天,當我們面對日益加劇的城市競爭、日益迫切的創新發展要求時,仔細體味揣摩陽明先生這句“智慧之話”的深意,其實意義重大———城市的發展難道不也是如此嗎?有推進城市發展的心,就不能只是喊喊口號而沒有實際行動,而是要本著初心努力去實現它。如此,“無中生有”創造新的發展空間,也絕非毫無可能!

  “心中有信仰,腳下有力量”

  地點描述

  陽明院位于如今的贛州一中內。正德十三年九月,王陽明整修了城內的濂溪書院。濂溪書院本是為了紀念北宋理學家周敦頤在虔州講學而建的,后人因陽明先生曾在此講學,而將其更名為陽明書院。明末這所書院更名為廉泉書院,清末贛州知府王藩在郁孤臺下重建這所書院,為紀念王陽明在贛南的卓越貢獻,更名為陽明書院。民國時,更名為陽明院。
  明武宗正德十三年(公元1518年),王陽明坐鎮南贛僅一年零三個月,盤踞當地數十年的匪亂悉數被他平定。“贛南平亂”成為陽明先生一生三大“事功”之一。平亂后,陽明先生即在南贛各地廣設書院,并親自講學,“破心中賊”。
  
  記者感悟

  正德十三年(公元1518年)正月,王陽明領兵進入廣東龍川三浰(今和平縣域)時,途中給學生薛侃寫了一封信,信中說平定三浰賊只是時間問題,但“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
  這話可以從兩方面來解釋:一則從地方治理來說,匪亂平息后如何讓人們安居樂業,讓人心安定,人們不再產生做匪做盜的念頭,這個任務要比平息盜亂艱巨得多。
  另一個解釋,則關乎個體的心性修養。“心中賊”被引申為過度的欲望,“人要向內求,安頓好自己的欲望之心。”高瀨武次郎在《王陽明譯傳》中如是解讀道。
  從后一種解釋出發,安頓好自己的欲望之心,其實何嘗不是陽明先生知行合一的本意?人非圣賢,這個過程當然是很難的,否則就很難解釋,為何十八大以來有17萬多名黨員干部因為違紀違法受到處理。
  但一旦“心中賊”被破,此心光明的信仰力量就會強大得“可怕”!紅軍長征勝利即是有力證明。 
  “身之主宰便是心!”所以,習近平總書記語重心長地告誡:“黨性教育是共產黨人修身養性的必修課,也是共產黨人的心學。” 
  “心中有信仰,腳下有力量!”每一名黨員應將總書記的這句話裝在心里。

  知行合一,此心光明的行動哲學

  地點描述

  落星亭位于大余縣城東南約15公里處的青龍鎮赤江村章江畔。紀念亭形制為四角亭,結構較為簡單,琉璃瓦葫蘆寶頂,四角飛檐翹角。亭內豎立一座大理石碑,正面陰刻著“王陽明先生落星處”幾個大字,紀念亭后面,則是一塊新立的黑色大理石石碑,上書“知行合一”四個字。
  落星亭是《王陽明大傳》作者、日本九州大學名譽教授、日本當代儒學家岡田武彥為紀念王陽明在此地逝世,而在日本籌資于1994年興建的。
  據王陽明年譜,嘉靖七年十一月(公元1529年1月),陽明先生五十七歲。二月,平思、田。七月,平八寨、斷藤峽。十一月,班師,乘舟沿贛江北上。先生病情加劇。舟泊南安青龍浦。門人周積來見,先生已彌留。周積問先生遺言,先生曰:“此心光明,亦復何言?”遂瞑目而逝。

  記者感悟

  陽明先生創立的“知行合一”,是可以讓人擁有改變世界強大力量的哲學。3萬平方公里的贛州古城,見證了一生踐行“知行合一”的陽明先生令人敬仰的卓越軍事才華———他僅用了一年半不到的時間,就蕩平了禍害當地數十年的盜匪之亂。縱觀王陽明的一生,是與小人、疾病及叛亂做斗爭的一生,更是把生命的每一瞬間都看作“成圣”關鍵時刻的一生,他最終讓世人看到,此心真的可以光明。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言,“越是條件艱苦,困難大、矛盾多的地方,越能錘煉人”。
  “致知必在行,而不行不可能為知也。”當每一名黨員做到知行合一,在擔當做事和嚴格的黨內生活中不斷錘煉作為“黨員干部立身、立業、立言、立德的基石”的“黨性”;每一位中國人做到知行合一,“加強道德修養、注重道德實踐,善于明辨是非、善于決斷選擇,扎扎實實干事、踏踏實實做人,立志報效祖國、服務人民,于實處用力,從知行合一上下功夫”,人人做到“此心光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路還會遠嗎?
  從這個意義上說,習近平總書記評價王陽明的心學“正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精華,也是增強中國人文化自信的切入點之一”,背后顯然是對全國人民的一種深切寄望。

  愛民如子造福一方,當政為官之德

  地點描述

  平茶寮碑位于江西崇義縣齊云山國家自然保護區思順鄉齊云山村附近的茫茫森林深處。
  明正德十二年(公元1517年)十月,王陽明率軍平定桶岡、橫水,剿滅以謝志山(一作謝志珊)為首的地方武裝。勒石記功,在桶岡險要之地茶寮的巨石上留下平茶寮碑———
  正德丁丑,猺寇大起,江、廣、湖、郴之間騷然且四、三年,于是上命三省會征。乃十月辛亥,予督江西之兵自南康入。甲寅破橫水、左溪諸巢,賊敗奔;庚辛復連戰,賊奔桶岡。十一月癸酉,攻桶岡,大戰西山界。甲戌又戰,賊大潰。丁亥,與湖兵合于上章,盡殪之。凡破巢大小八十有四,擒斬二千余,俘三千六百有奇。釋其脅從千有余眾,歸流亡,使復業。度地居民,鑿山開道,以夷險阻。辛丑,師旋。于乎!兵惟兇器,不得已而后用。刻茶寮之石,匪以美成,重舉事也。
  
  記者感悟

  平茶寮碑上的這段文字,正是陽明先生蒼生情懷的真實寫照。其實,先生悲憫蒼生的情懷,不止體現在平茶寮碑上,也體現在他對那些淪為流寇的山民勸誡上。赤子之心就是知行合一———為善去惡致良知,最終成為圣賢。成為圣賢的目標,是要“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愛民如子的悲憫之心生發的,是“政在親民”的政治理念。王陽明每到一地都為當地的政治未來及民眾生活長久安定而殫精竭慮。
  正德五年(公元1510年),王陽明先生出任廬陵縣令。雖然肺病嚴重,但先生“臥治六月,而百務具理”。
  “王陽明每到一地任職,都要親自下去考察,花大量時間了解山川地理、交通及百姓生活情況等。同時,他很善于廣泛征求群眾、官員的意見,他自身就是‘知行合一’的模范。”浙江大學哲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董平如是說道。
  一名干部作風是否民主,是否重視深入調查研究,是否能及時傾聽百姓呼聲,也是檢驗他是否在知行合一地踐行黨性的重要標準。由此出發,習近平總書記的告誡之語,值得每一名黨員干部細細思考———
  “大家心中要始終裝著老百姓,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做到不謀私利、克己奉公。對個人的名譽、地位、利益,要想得透、看得淡,自覺打掉心里的小算盤。要著力解決好人民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特別是要下大氣力解決好人民不滿意的問題,多做雪中送炭的事情。”

  知行合一里有種精神,叫擔當

  地點描述

  陽明路,是南昌數十條以人名命名的街道之一。
  它展現了陽明先生與這座城市的關聯:他在這里開啟作為塵世中人的幸福———17歲那年,他在南昌與時任江西布政司參議諸讓的女兒成婚;也在這里建立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功———武宗正德十四年(公元1519年),王陽明以卓越的軍事才華,僅用了30多天就平定了寧王朱宸濠的叛亂;更在這里將自己的心學思想推進到“致良知”階段。
  
  記者感悟

  “先生的功名一下子變為罪過,但是王陽明先生不失正義,泰然待天晴之日,著實令人欽佩。若非堅信良心光明者,如何能達到如此這般的成功呢?”站在陽明路前,耳邊忽然想起了《王陽明譯傳》作者、日本近代著名漢學家高瀨武次郎的感慨。
  是什么樣的強大力量,讓陽明先生如此決絕地募兵討逆?答案依然是———知行合一!“報效國家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能不執著呢!”王陽明先生回答門生的這句話,道出了致良知、知行合一的真諦所在———只有知行合一,才能修煉出強大的內心;修煉強大的內心為了什么?是為了修身,更是為了齊家、治國、平天下,為了國家有難時挺身而出!
  挺身而出,勇于擔責是擔當;面對榮辱得失淡然待之,更是一種難得的擔當。王陽明年譜記載,明武宗羈留南都時,張忠、許泰、江彬等在武宗面前誹謗守仁謀反,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面對這一切,陽明先生“此心光明”———“身可益民寧論屈,志存經國未全灰。正愁不是中流砥,千尺狂瀾豈易摧!”
  陽明先生平定寧王叛亂這一事功,對今天來說顯然是一面很好的鏡子:敢不敢為了國家和人民利益倡義擔當,決定了這名干部的作為和前途,更是檢驗他是否有堅定信仰,能不能經受考驗的一個重要標準。“堅持原則、敢于擔當是黨的干部必須具備的基本素質。”習近平總書記說,“‘為官避事平生恥。’擔當大小,體現著干部的胸懷、勇氣、格調,有多大擔當才能干多大事業。”

  改革:豈因禍福避趨之?

  地點描述

  王守仁記功碑位于廬山南麓秀峰寺內的李璟讀書臺下面的崖壁上。
  明正德十五年(公元1520年)正月三十日,陽明先生在此用短短的136字記錄了平定寧王朱宸濠叛亂的全過程———
  正德己卯六月乙亥,宸濠以南昌叛,稱兵向闕。破南康、九江,攻安慶,遠近震動。
  七月辛亥,臣守仁以列郡之兵復南昌,宸濠擒,余黨悉定。
  當是時,天子聞變赫怒,親統六師臨討,遂俘宸濠以歸。
  于赫皇威,神武不殺。如霆之震,靡擊而折。神器有歸,孰敢窺竊。天鑒于宸濠,式昭皇靈,以嘉靖我邦國。
  正德庚辰正月晦,都督軍務都御史王守仁書。從征官屬列于左方。
  
  記者感悟

  高丈余、寬數尺的王守仁記功碑,雖然歷經風雨滄桑、歲月剝蝕,依然保存完好,無聲地記錄了一位為了國家社稷安危,而不得不觸動既得利益集團利益的無畏者的些許無奈。他對大明王朝的貢獻,直到武宗逝世、世宗登基后才部分地得到朝廷的認可。
  如今,想干事的獅子型黨員干部,一般情況下不可能有像陽明先生這樣坎坷甚至危險的境遇。但偶爾的、暫時的委屈、挫折,或難免遇到。因為今天的中國“改革到了一個新的重要關頭,推進改革的復雜程度、敏感程度、艱巨程度,一點都不亞于三十多年前。有的牽涉復雜的部門利益,有的在思想認識上難以統一,有的要觸動一些人的‘奶酪’”。
  面對必須“啃硬骨頭”才能拿下的改革使命,是因為擔心一己之私受損而畏首畏尾、消極對待,還是為了國家和民眾的整體利益而勇往直前?這是擺在很多黨員干部面前的兩種選擇。這個時候,想想陽明先生“此心光明”的堅持,我們或將增強前行的勇氣和力量。“改革開放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中國已經進入改革的深水區,需要解決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這個時候需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氣,不斷把改革推向前進。”習近平總書記的殷切希望,何嘗不是陽明先生“知行合一”的坦蕩心跡在當代的回響和弘揚!
  “此山此刻同不朽,風雷呵護森光芒。”如今,歷史早已給了陽明先生最公正的評價,也必將給那些為了國家社稷、民眾福祉而盡心盡力的改革者和變革者以最高的褒獎!

  知行合一,文化自信的力量之源和時代音符

  地點描述

  陽明墓位于紹興書法圣地蘭亭鎮以南2里許的仙暇山莊內。
  墓始建于明嘉靖八年(公元1529年),清康熙、乾隆年間曾多次修葺。抗日戰爭時期,國民黨駐紹部隊將領陶廣樹立墓碑。1988-1989年紹興縣文物保護部門對王守仁墓進行了全面整修,1989年3月,由岡田武彥先生發起,在日本全國籌集300萬日元資助紹興縣修復王陽明墓的工程順利竣工。2006年5月被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記者感悟

  10月28日,為期11天的“重走陽明路”大型媒體行活動,在陽明先生的安息地紹興畫上圓滿的句號。從余姚出發,經過貴州、江西、廣西、福建,又回到浙江。11天短短的行程,一路追隨陽明先生坎坷、深沉而不平凡的一生。有些疲憊的旅程,卻是一次震撼心靈、體悟文化自信的知行合一之旅。
  “我很景仰龍場悟道的王陽明先生。”2011年5月,習近平同志視察貴州時,在貴州大學中國文化書院講話時說。
  如今,很多人在總書記的號召下,帶著對陽明先生的景仰———欽佩其“此心光明”的為人,贊嘆其學術、事功并進的人生,沉浸于其創立的知行合一、致良知學說———來到先生的墓前,送上綴滿時代印痕的鮮花。
  中國陽明學研究會副會長、浙江國際陽明學研究中心主任錢明是國際陽明學大師、日本儒學泰斗岡田武彥的博士,從事陽明心學研究已逾20年。他見證了這幾年陽明心學熱潮的興起,“我本來希望像把玩古玩一樣地從事我的心學研究,沒想到現在會這么火,經常有人邀請我去開會發言。”
  500年后的今天,為何有那么多人,中國的、外國的,都喜歡并接受陽明心學?“王陽明的心學正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精華,也是增強中國人文化自信的切入點之一。”習近平總書記的話,一語道破原因。
  “陽明先生和他的心學是500年前浙江精神的文化符號!”錢明解釋,當代的我們除了應該深入關注陽明心學的核心思想———致良知和知行合一外,更應該關注陽明心學背后的“浙江精神”———
  那是活潑潑的大膽創新精神!“陽明心學突出地體現了原創性,這在中國思想史上是不多見的!”錢明說道。
  那是踏踏實實的務實精神!“在事功上磨”,是陽明心學的重要特征,理論一定要聯系實際,學術一定要和事功相互促進,“可以說,陽明心學是對宋代以來的浙江事功學傳統的直接傳承!”錢明如是評價。
  那是天地可鑒的家國情懷!陽明先生一生“志存經國未全灰”,雖然一生病弱,飽受不公正待遇,但只要國家需要,他從不推卸自己的責任;只要能為百姓謀福祉,他定會挺身而出!錢明為陽明先生的家國情懷感動不已,“那是只有圣人才做得到的境界!”
  ……
  祭拜者留在先生墓前那些尚在盛開或者已經凋零的鮮花,在無聲地向先生和他留下的豐富精神遺產,表達當代人的敬意!

    來源:寧波日報 記者 梅子滿


 
 
  主辦:寧波市文物保護管理所 浙ICP備05085541號-1
版權所有(c) 寧波文化遺產保護網 E-MAIL:[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寧波市卓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组三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