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政務信息 名城保護 文物保護 考古 博物館 申報世遺 文物旅游 鑒定收藏 政策法規 學術研究 文物安全 城市雕塑 網站地圖
今天是:2019年10月01日 星期二
站內搜索: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相關信息
 
我為運河鼓與呼
    發布時間:2018-06-26 更新時間:2018-06-26  瀏覽次數:1057  文字顯示: 打印
                                 

    中國大運河是世界上開鑿最早、線路最長、工程量最大的人工運河之一,她是中國古代勞動人民智慧的結晶。中國大運河之浙東運河綿延幾百里,溝通著錢塘江、曹娥江、甬江,千百年來它哺育了浙江兒女。浙東運河是我們浙東人民的母親河。我從小生長在運河之畔,呼吸著運河上的空氣,喝著運河的水,運河,就如同母親一般溫暖、親切。我愛我們的母親河!我要為大運河鼓與呼!
    【我拍大運河】
    我每每倘佯于運河之畔,看運河之水奔涌而來匯入甬江東流而去,看三江口潮起潮落,看江邊無數高樓大廈五色霓虹倒影在江水中美奐美侖,偶爾還會看到幾艘運沙船在江中航行,兩岸激起陣陣浪花,我就禁不住浮想聯翩,想起古老的浙東運河那悠久的歷史,想起流入運河的那些大的或小的支流,想起運河兩岸的村落市鎮,想起運河上那些打魚捕蟹的漁民。我在想,什么時候去看看運河兩岸的村莊和那里的村民,去看看古渡口的渡工和那些來來往往的過渡客,去聽聽漁民們吟唱優美動聽的漁歌和回憶那些悠遠的往事。這一天,在我退休以后,在我完成了《江東記憶》和《四明古剎》的拍攝以后終于來到了。從2010年開始,我終于有時間去實現我幾十年來的一個夢想---拍攝運河的人家,傾聽運河的呼吸,查考運河的歷史,收拾運河的文明碎片。  
    我的運河之旅是從尋訪古代浙東運河余姚段的文化遺存開始的。我先是到上虞豐惠鎮尋找四十里河上的通明堰遺址。豐惠古鎮,雖與余姚市緊鄰,但沒有公交車相通,我只好找了輛農用三輪車顛顛簸簸地前往。在附近老農的幫助下,我找到了已經拆毀的通明壩舊址和石壩構建,小心翼翼地拍了照片,而后又去尋找四十里河和十八里河交匯口的水利設施云樓下壩和余上團結閘。我將帶在身上的下壩和團結閘的圖片與親眼看到的實景一一對照,當我確認無疑時,我高興得幾乎要跳起來,一天奔波雖然疲勞,但有如此收獲,幸福之情油然而生,疲勞的感覺早已煙消云散。
    在慈城,我搭上公交來到小西壩村尋找到了小西壩的遺址,那里有一座建于1964年的舊壩,它建在原剎子港進入姚江的口上,用以控制剎子港的水位。雖然不是南宋時代的壩體,但還是讓我想起了當時的地方長官吳潛帶領人們開挖剎子港和建造小西壩的壯觀場面和一路走來的艱辛。試想,當年沒有先進的機械作業,也沒有現代化的運輸工具,全憑著人們在泥水里肩扛手拉,才成就了如此偉大的運河工程,現如今,原小西壩已經廢棄,但吳潛的歷史功績將永留史冊,吳潛這位為人民謀福祉的父母官的形象將永遠留在人民的記憶里。  
    【我寫大運河】
    在拍攝了大量運河圖片以后,我試圖將我所拍攝到的運河圖片編寫成一本圖文并茂的普及水文化知識的讀本,我將這本書命名為《甬水遺韻》。
    關于浙東運河的文化,歷史上很少有人專門整理過,我只得每日奔波于家中到圖書館的路上,在清人的《四明六志》(含宋乾道《四明圖經》、寶慶《四明志》、開慶《四明續志》、元大德《昌國州圖志》、延祐《四明志》及至正《四明續志》)、清人黃宗羲的《四明山志》、清徐兆炳的《四明談助》、清人張壽鏞輯刊《 四明叢書》、清人《小溪志》以及清代編著的《康熙寧波府志》、《乾隆寧波府志》、《奉化縣志》、《余姚縣志》、《鎮海縣志》等書中尋找我所需要的資料 。像王安石在余姚菁江古渡寫的《離鄞至菁江晚望》是在光緒《余姚縣志》中找到的,宋吳潛開鑿管山河的記載是在《開慶四明續志》里查到的,吳潛開鑿大西壩的歷史我是在《寶慶四明志》、《開慶四明續志》和《小溪志》中找到的。在我的書中,我用大量的篇幅來介紹浙東運河,如《姚江》一章中,就有浙東運河上虞余姚段南線、浙東運河上虞余姚段北線、浙東運河寧波段---慈江、小西壩和大西壩等章節,在《三江口與寧波城區》一章中有介紹慶安會館的,在《甬江》這一章還有介紹鎮海中大河上的化子閘和漲鑑碶的章節。
    我將運河沿線的古渡如河姆渡、車廄渡、丈亭渡、半浦渡、城山渡、邵家渡、大西壩渡、青林渡的照片作了整理,并考查了有關古藉,整理成了《姚江古渡》一文,發表在《寧波水文化》2016年第四期上。文章發表以后,紹興市水文化研究會主辦的《鑒湖》叢刊編輯看中了它,專門在2017年年刊上選登了它。我的介紹化子閘、漲鑑碶等水利設施的文章《中大河---鎮海人民的母親河》發表在寧波水文化研究會主辦的《寧波水文化》2017第三期上。
    我還對為運河水利做出過重要貢獻的歷史人物吳潛做了梳理。吳潛是南宋嘉定十年狀元及第,官至左丞相。他一生勤政為民、建樹豐偉,被世人譽為“一代賢相、萬世師表”。吳潛曾兩度主政寧波,他關心民生,重視治水,興建了不少水利工程,從而為寧波百姓的福祉創建了不朽的業績,除了建大西壩、筑管山河,溝通浙東運河外,他還興建化子閘,全線貫通鎮海中大河,疏浚杜湖白洋湖,建雙河堰,造福余慈百姓,建水則碑,水文測量開先河。我撰寫了《古代寧波的水利功臣吳潛》一文,發表在《寧波老年報》上。
    最近,我還根據我搜集到的慈江的資料撰寫了《慈江   中國大運河的南大門》,文章介紹了丈亭、祝家渡、羅江、慈江大閘、彭山塔、管山河和夾田橋、剎子港和小西壩的歷史沿革和現狀,文章中圖片都是我親手拍攝的。此文不久將發表于《寧波水文化》刊物上。
    我想通過我的文章讓我和讀者一起走近我們身邊的世界文化遺產--中國大運河,去讀一讀運河歷史,去看一看運河人家,一起去領略千年運河的風情。我想,我的所作所為能為宣傳中國大運河出一份力,我感到無比欣慰。 
    【我講大運河】
    我出版了《甬水遺韻》以后,曾先后在寧波市科普大講堂、寧波電臺少兒頻道、寧波市水利學會年會、楓林晚書店、海曙區圖書館書友會等處作過水文化的專題講座,多次講述浙東運河的故事。
    寧波市惠政書院近年來開展以“行走”為特質的德育教育,注重知行結合,重視踐履躬行,今年五月,學校開展了“揭秘運河前世今生 探尋浙東市鎮變遷”為主題的浙東運河研學活動,先是邀請我給學生開設了《中國大運河向寧波走來》的講座,讓學生對中國大運河有個初步認識,然后又組織學生沿著“丈亭——化子閘——漲鑑碶”的線路,訪丈亭老街,看丈亭古渡,思老街興源;尋化子閘遺存,看古人之智慧;觀運河入海口,悟雙遺產魅力。在惠政書院的有關報道中寫道:“萬伯春教授通過自身尋訪考察運河的經歷,帶領學生領略了浙東運河沿線的風貌、遺存,并講述了運河的前生后世,說明了運河在古代交通中的重要作用,并通過追溯其重要的作用說明運河沿線古鎮興起的緣由。通過浙東運河研學,走讀運河沿線的古鎮、橋梁、閘門等遺存,學生理解了浙東運河發展歷史以及運河給沿岸地區發展帶來影響,引發學生探尋自然、社會事物發展對個體和對區域群體發展的關系,引導學生去發現運河保護利用的現狀及問題,思考解決辦法。”他們認為:“讀萬卷書也要行萬里路”,這次運河研學是惠貞書院“行走德育”的一次生動實踐。
    今年5月26日,寧波市文保所為慶祝第二個文化與自然遺產日,推出了“大運河研學”主題系列活動,我又應邀給世界文化志愿者介紹了中國大運河以及大運河寧波段的歷史,寧波市文保所對有關活動作了報道,標題是《彰顯文化自信:退休教授萬伯春分享大運河遺產踏訪經歷》。文中寫到,“十八年前,萬老師從寧波大學退休后,自費花數年徒步踏訪了寧波的幾條大河,記錄并考證了河流沿岸的文物古跡。此次講座,萬老師從他當年徒步走大河的初衷講起,講述了他作為一非本鄉本土的寧波市民探源寧波大河的源起、經過和最后集結出書的大概。在講座部分,按照主辦方的要求,萬老師首先介紹了浙江的水系構成,重點講解了甬江水系,尤其是運河河段的構成、運河水工遺產及其作用。然后再分享了他考察浙東運河的收獲,分南線、北線兩條線路作了細致的呈現和講解。值得一提的是,萬老師的分享不僅詳細、生動,作為中國攝影家協會的會員,他為聽眾呈現出的幀幀照片非同凡響,讓在座者禁不住擊節贊嘆。”半個月后,我又作為嘉賓跟隨志愿者考察了丈亭老街、半浦渡和半浦古村、剎子港和小西壩遺存。“真正的研學之旅,非常有意義,值得”,“希望以后還有更多的研學活動,我要帶學生去認識更多的本地遺產”,來自萬里學院的年輕美女老師甄老師如是說。“我大西壩到過,但小西壩之前從未聽說,這回真的開眼界,長知識,我要發朋友圈分享,讓更多人知道咱們寧波的世界文化遺產——大運河”,這是第一次參加志愿者活動的鄭老師的心聲,相信也是大家的心聲。
    近幾年來,我拍大運河的照片,寫作宣傳大運河的文章,應邀到各處介紹大運河,雖然有時也感到累,但是,我為運河鼓與呼,我高興,我樂意!

    供稿:海絲志愿者 萬伯春


 
 
  主辦:寧波市文物保護管理所 浙ICP備05085541號-1
版權所有(c) 寧波文化遺產保護網 E-MAIL:[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寧波市卓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组三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