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政務信息 名城保護 文物保護 考古 博物館 申報世遺 文物旅游 鑒定收藏 政策法規 學術研究 文物安全 城市雕塑 網站地圖
今天是:2019年08月20日 星期二
站內搜索: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物安全 >> 最新動態
 
記者再訪寧波重災區天童寺——千年古剎,你可安好
    發布時間:2019-08-13 更新時間:2019-08-16  瀏覽次數:51  文字顯示: 打印
     8月12日的寧波,碧空如洗,上午近10時,當我再次抵達位于鄞州太白山麓的天童景區時,卻吃了閉門羹。“由于受災嚴重,寺院及整個景區暫停對外開放一周。”工作人員正在勸退前來參觀的游客。跟著鄞州區文物管理辦公室主任金琪軍,我才得以進入景區采訪。  
     回想起天童景區受災的畫面,金琪軍仍心有余悸。“10日早上5時30分那會兒,我正在市區單位值班,天童寺的監控視頻突然漆黑,我就知道不妙,一定是出現了險情。”他說,趕往寺院的路上車子進水,只能等同事來接;景區路口被泥石流阻斷,只能徒步蹚水進山,以往45分鐘的路程費去了兩個半小時。  
     一進寺院,耳邊是“嘩嘩嘩”山洪沖瀉的巨響,中間的萬工池一片汪洋,兩側洪水如黃色瀑布般直下。“當時我的腿都是軟的。更崩潰的是,當我要求助同事和相關單位轉移文物時,卻發現信號全無。”金琪軍告訴我,當天為及時接通電話,他只好一次次蹚水上下山,“12小時內,我跑了4趟。”  
     暴雨山洪退去,天童禪寺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腳下不再是直沖而下的濁黃泥沙水,只聽得挖土機的隆隆作業聲在上空回響。“別過來,這里還過不去。”滿頭大汗的挖土機司機探出頭喊道。原來,主通道已被倒下的樹木和碎石阻斷,他得盡快清道,好讓大型工程車開上來施工搶修。  
     “你看,還沒流完的山水已經變清了。”金琪軍領我拐到寺院西側,指著排水溝說,這條羅漢溝起到了一定的泄洪作用,不然山洪就直接穿寺而過,殿和堂恐怕還得遭受更大的沖擊力,甚至主體建筑都要被破壞。所幸的是,當天300多名被困者及時獲救,222件庫藏文物安全轉移,目前寺院主體結構完好,這座千年古剎算是“闖”過了最難的一關。  
     再次來到萬工池前,但見兩天前的“汪洋”已經沒了,淤泥黃沙足有大半池厚,池岸多處垮塌,一旁還堆著數十輛被沖下來的轎車。“接下來,就要抓緊妥善修繕了。”金琪軍告訴我,測繪院已進行過應急測繪監測,這兩天,當地文保專家都在現場反復勘查,對文物建筑現狀進行全面體檢、監測和評估,爭取盡快啟動修建。  
     踩著厚厚的泥漿,我們繼續沿游步道上坡,殘枝敗葉、碎石嶙峋……盡管滿目瘡痍還來不及清理,但從陸續回到寺內的僧人和后勤人員臉上,我能看出從容與祥和的神情。  
     “我今天下山買了點菜,先準備起來,水電一恢復,就給大家燒頓飯,表示感謝。”拎著大包小包回來的廚師說,最讓他惦記的,是那天把他從殿內營救出來的武警和民兵們,“當時道路完全被堵住了,是救援人員花了近兩個小時,徒手開辟出‘生命通道’,救下了他們和天童寺。”  
     緊急救援后,11日清晨開始,不少武警官兵繼續參與衛生消毒和清潔工作。“夏季大水退去就怕淤泥、垃圾成堆,動物尸體又易引發傳染病。”當天,當我再次見到武警寧波支隊大隊長紀良時,他正在排水溝內取水。由于景區還沒恢復供電供水,為了配制噴灑的消毒劑,一上午他光接水就來回跑了上百趟。  
     這也是金琪軍受災后第5次爬到天童禪寺的最高點。古松堂受淹,天王殿進水,兩處大的圍墻被沖垮……一路上帶著筆記本的他,時不時翻看前天的記錄,一邊繼續補充和細化受損情況。每次勘查完一圈,都得花去近3小時。而他的小徒弟后來告訴我,他一直都有腰傷,所以走路都要弓點背。 

     來源:浙江日報  作者:記者 王凱藝


 
 
  主辦:寧波市文物保護管理所 浙ICP備05085541號-1
版權所有(c) 寧波文化遺產保護網 E-MAIL:[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寧波市卓信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组三技巧